热血还是凉血

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受《巴黎晚报》委派去苏联采访。那是20世纪30年代,因为经济危机对资本主义失望的西方知识分子们把当时的苏联当作圣地。圣埃克苏佩里在苏联逗留时间不长,......

  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受《巴黎晚报》委派去苏联采访。那是20世纪30年代,因为经济危机对资本主义失望的西方知识分子们把当时的苏联当作圣地。圣埃克苏佩里在苏联逗留时间不长,很快发现了苏维埃制度光鲜外表下的真实情况,但他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回到巴黎,去报社领了报酬,就立即着手另一项赚钱的计划。

  在那之后越来越多的真相被人们揭露出来,以天下为己任的知识分子们组织会议讨论这个国家的现实,屡次邀请圣埃克苏佩里参加,都被他拒绝,圣埃克苏佩里从来不是个介入型的作家,他只专注于自己的事情,旁人的水深火热,与他无关。

  圣埃克苏佩里是童话《小王子》的作者,以及狂热的飞行爱好者。是的,他的职业是飞行员,作家不过是客串,虽然给他带来名声的是他的作品,而飞行给他带来了死亡,他在44岁死于一次飞行。

  圣埃克苏佩里的同胞杜尚没有去过苏联,不过我相信如果他去到那里,会和圣埃克苏佩里持相同的态度,杜尚也从来不对任何事物发表意见,他只是随手给蒙娜丽莎画上胡子,把小便池送到展览会,就颠覆了整个西方的艺术。这样的恶搞,本该是桀骜不驯、放浪形骸的嬉皮士所为,杜尚却是个把礼节和教养融化在血液中的优雅的法国绅士,他从不与人争论,对于不赞同的事,他用避而不谈来躲开。

  争论的目的是要说服对方认同自己的观点,一个已经建立起自己独立的价值体系的人,一个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自给自足的人,还有必要去争得别人的认同吗?

  不管是圣埃克苏佩里的自我中心,还是杜尚的恬静淡然,至少说明他们自己的生活中没有愤懑,或许连郁闷都少有,不幸和不公,都发生在几千公里之外,可以选择不看,不想。

  去年的新科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略萨6月份刚刚来过中国,一众中国作家纷纷化身粉丝追星。作为秘鲁人,略萨是个积极介入公共事务的作家,他向记者解释说,在拉丁美洲,许多基本的问题如公民自由、宽容、多元化的共处等都未得到解决。要拉丁美洲的作家忽略生活里的政治,根本不可能。

  热血,还是凉血,也许不仅仅和体质有关,环境和境遇,也是有极大影响的。对了,还想说一下略萨,他和马尔克斯反目成仇多年,在他得奖之时,早已获过诺奖的马尔克斯在微博上留言:如今我们都一样了。略萨并不理会其中有无讽刺意味,大方地请记者转达他对马尔克斯的感谢。莫非当初翻脸的原因,还真是因为这个奖?

上一篇:北川凉血男子夏天穿棉袄 当了4年“北极人” 下一篇:凉血平肝清热解毒盘点西红柿炒蛋九大神奇功效

水果沙拉

湘菜推荐:宫保虾球
中国饮食-香菇炖鸡的做法
浙菜——蒜味包菜
端午节粽子做法介绍:鲜肉粽子的制作方法
地三鲜怎么做
中国酒桌文化礼仪决窍大全